开膛手之妻

爱人:杰克。
all本命 懒癌晚期,日常练笔。

直播看杰克和靓仔打啵啵
直播看红A蝶抱杰O克

真的挺想吃双杰的,真棒,病娇变态攻最好了,而且他多爱他。
我是你所创造的,独一无二的存在。
守序中立与混沌邪恶。

喜欢强制监禁加斯德哥尔摩,暴力和流血后的温顺加宠爱。
abo的生殖腔和孕期,因疼痛而哭泣,得到一个安抚的吻。

“啊…你说什么……”绅士背靠着电机,脸上仍是温和的笑,面色却微微有些发白,眼神也有些涣散,瘦弱的身体摇摇欲坠,杰克的面前又出现了刺目跃动的光斑

这个消息犹如劈头一棒,是震的他头晕目眩,两眼昏黑,身子一软就向后坠去,身后侍卫们忙接住他,扶到软塌上,刺痛将他的神志拉回些许:
从今往后,他将孤身一人,居于这幽冷深宫,永被禁锢于这高墙之中。

日常ooc

实在是想不到杰克的双重人格合理的解释,里人格一般是外人格收到外界刺激而逃避,自我保护般衍生出与外人格截然不同性格的人格来。
是怎样的外界刺激出嗜杀仇视女性的人格呢?
母亲的缘故?
家暴?抛弃?
绘画和玩偶——良家的家世,甚至有可能是优越,贵族?

[他]欣赏他的画,所以格外安静。
“我是最爱你的。”

【ooc脑洞,已pass】
“继承了你母亲较好的面容啊……那么,身体呢?”
被紧捏着的下巴传来阵阵疼痛,杰克忍不住溢出一声痛呼,然后迅速咬住下唇防止自己再发出声音。
他早已习惯了时不时被殴打,经验告诉他,惨叫和哭泣会让父亲下手更狠,他努力想做一个安静的乖孩子,身体却不受控制微微发着颤。

这次,好像有什么不一样……

时不时的暴力使他惶恐,但更令他惊惧的,是‘父亲’露骨的眼神,仿佛有冰冷的蛇在他身上游走,要将他吞吃入腹。

【ooc设想】被妓女抛弃,公爵意外死亡,作为唯一的继承人被老公爵寻回去,厌恶他的出身,冷漠疏离的教导,缺爱。

【想让这两位默默出现一点点】
【裘克,马戏团赠的气球】
那是让杰克羡慕的场景:小女孩一手牵着父亲的手,一手拿着气球咯咯笑着,一蹦一跳的远去。
【佣兵,游荡在各地,接小活生存】:
晚上谁还敢出门,幸好我前两天雇了个可靠的矮个子…

【all本命的自我满足】细数一下我吃的西皮

【第五人格】:all杰 我杰!杰克苏!我氪爆!
【漫    威】锤基
【王者荣耀】all瑜    白瑜 亮瑜 (已弃坑)
【正 史 向 】all瑜    策瑜 权瑜 乔瑜
【全职高手】 all喻   叶喻 黄喻
【海 贼 王】唐罗 马艾           
【琅 琊 榜】苏靖 庭靖 全员靖
【火影忍者】佐鼬
【名侦探柯南】 all新 绯色新 琴新 快新 哀新
【RPS】 TG

吃一切病弱美人受,黑长发受

【白瑜】斯德哥尔摩情人[草稿待修正]

大概就是李白不择手段得到周瑜的故事。
李白黑化,公瑾轻微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周家小公子已经失踪了三个月。

孙家和诸葛家轮番来询,各方势力全城布控,可偏生就是查不到周瑜半点痕迹。

“不该如此,除非……对方是更加位高权重的存在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周瑜乖顺的蜷在李白怀里,眉眼如画,李白亲了亲他额头,又披了毯子将人盖严实。

心里叹息,前两年公瑾太倔,几次逃跑被抓回,被教训的狠了些,便有些怯怯的,一点小动静都会惊醒,他事后反省做的太过,后悔不迭,伤害却已酿成。
每晚抱着人温声哄了,看他入睡,才去处理事务,但他前脚一走,那人便会从睡梦中惊醒,跌跌撞撞跑到书房寻他,如此反复几次,李白也不敢再离开,心中清楚周瑜的状态不甚正常,又对他全心的依赖无比受用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五月初夏,柳絮飘了满城。

韩信来了几回商量事,看周家小公子将咖啡端出来放下,又坐回李白身边,十分乖顺的模样,张大了嘴一脸惊诧。

李白揽着周瑜的腰笑得温柔,并不言语。

韩信几次张了口又闭上,临走忍不住拉了李白耳语几句,又看了客厅那人一眼,摇摇头走了。

夜幕降下,月光洒在周瑜身上,皎洁如玉,身上的点点吻痕如红梅般绽放。

李白手绕着那人柔顺的长发把玩,白天韩信的话在脑海中回现:

周家掌权人已经换人,前任家主为巩固地位,将周家小儿子卖了人,这件事被捅了出去,现在孙家和诸葛家都插手了,怕是过不了几日就得找上门来。

不会让你被带走的。

李白笑着亲了亲早已睡熟的人。

当年他为了得到周瑜,确实是用了着不太光彩的手段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三年离别,相思刻骨。

他想周瑜几乎想的发疯。雇了人三年不间断的跟踪拍摄,记录周瑜的一点一滴,每晚看着周瑜的照片,发烫疼痛的神经才得到一丝缓解,想得到周瑜的想法愈发急切。

等到海外势力平定,他匆匆回国,想着终于可以长相厮守,心中欢喜不已。

却未料到,周瑜半年前订了亲,连他这个人都忘的一干二净。

年关将近,大雪皑皑,周家却出了大乱子。

他出手帮周家渡过难关,唯一的条件便是周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致剧情如上,已坑。

“罗——走吧!你自由了!”

少年在漫天大雪中离去,泪水混着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,炮火声盖住他嘶哑的哭声,雪地上只留下一行细小的脚印,终于也被不间断的大雪掩埋,再寻不到踪迹。

云魂雨魄by闲相饮
【昏暗下来的天空里又飘起了轻软雪絮,杨花一般逐风飘飞,迷人眼目。大队人马刚刚踏出巍然高耸的城门,赵楹忽而勒缰回首,远远望向京城内雪光朦胧的天穹。片刻后蓦地抖开了缰绳,策马驰向风雪尽头久别的封土南国。 ​​​】

妈呀这段文字的功力……感受一下……
梦寐以求的创造力

啥时候能写出这样的文字……